您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反映->他山之石

陪访制”能否破解信访“顽症”

作者:  发布时间:2007年06月11日    来源:

  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地方上访案件居高不下,集体访、重复访、越级访等久拖不决,群众到省甚至进京上访事件时有发生,致使政府形象和威信受损,群众不堪上访之累。

  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从今年1月起推行“信访陪访制”,群众上访均分别有村、镇信访联络员全程陪同上访,协同有关部门解决其实际问题。自实行“陪访制”后,各乡镇信访件均呈大幅下降的局面,到县级上访的案件也大为减少,至今没有发生一起到县越级上访的事件。这个县破解信访“顽症”的探索,给人以启发。

  从“空跑”到“画句号”

  不久前,关岭自治县坡贡镇坡贡村三组年逾七旬的村民黎家祥与本村凡花组村民陈书泽,终于在镇里的调解书上,愉快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并摁了指拇印。至此,困扰黎陈两家3年多、久拖未决的葬坟纠纷总算画上句号。提起此事,黎家祥老人十分感慨地说:“要不是推行陪访制,陪访员王忠武主动请我们两家一同到镇上调解,我家主坟这件烦心事,不晓得还要拖多久啊!”

  2003年4月,黎家祥老人一家外出去新疆,不料几个月回来后大吃一惊。老人发现在自己父母相距仅数米的坟墓之间,竟然多了一座新坟。经过四处打听,才知道是本村陈书泽家新葬的坟墓。看着两老坟间硬生生多的这座新坟,黎家人感情上怎么也接受不了。于是,黎家多次找到陈家,要求其迁坟。对方最后对此条件答应了,但就是始终拖着。黎家不得已,找到村里请求解决,还是没有进展。

  万般无奈下,黎家祥老人找到了法院准备起诉,法院却表示这类矛盾最好是双方协商解决,不然就是胜诉也无法执行。3年间,黎家祥老人从村、镇到县,从党委、政府到民政、公安、人大等部门,反反复复跑了不下数十趟,仅车费就花了上千元。直到今年县里在这个镇试点陪访制,老人不知到处上访何时是个头。

  黎陈两家纠纷顺利解决,是关岭县推行“陪访制”、探索信访新机制取得实效的一个缩影。一个时期以来,关岭县上访案件居高不下,集体访、重复访、越级访等久拖不决,群众到市、省甚至进京上访事件时有发生,致使政府形象和威信受损,群众不堪上访之累。关岭县纪检监察部门经过深入调研认为,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一方面在于群众不了解上访程序或不知道该到哪个部门上访,不得不在各级政府和部门之间四处上访;一方面在于一些受访部门和干部工作作风不实,对待上访问题态度冷漠或互相推诿,失去了处理问题的最佳时机,客观上推动大部分本应在村、镇基层即可解决的矛盾,久拖上交成信访积案。

  为此,关岭县率先在贵州省制定并实施“信访陪访制”,要求乡镇、村两级组织主动参与到群众的信访过程之中,明确规定各村(居)、各乡镇能够解决的问题,一定要做到就地解决;村、乡镇一时解决不了或群众对处理结果不满意,需要到上级机关反映的,村、乡镇陪访人员必须与上访人一起到上级机关说明情况,并参加解决问题,使群众按照逐级上访程序进行。

  据了解,自“陪访制”实施以来,与去年同期相比,最先试点的坡贡镇上访件比去年同期下降40%,至今没有发生一起到县以上部门的上访事件。随后推开的其他乡镇信访件亦呈大幅下降的局面,到县级上访的案件也大为减少,至今未发生一起到县越级上访的事件。

  从无人愿管到全程服务

  据关岭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袁化龙介绍,镇和村(居)陪访员的职责一是收集信访信息并进行处理,本级不能处理或上访人不服的要全程陪同并当好上访群众向导,协同有关部门解决实际问题。按逐级上访原则,村级陪访员只陪访到镇级,镇级只陪访到县级,实行限时办结制,一般信访件必须在一周之内办结,情况复杂,涉及面广的不得超过二周办结。这样,不少过去没人愿管的问题便责任落实到人,真正做到“事要解决”了。

  永宁镇上坝村70多岁的老支书张志良认为现任村级班子账务不清,反映村长、支书和统计员集体贪污公款10多万元。这些钱是上级政府和有关部门下拨用以修路、兴建水利工程的扶贫资金。从2003年起,他多次到镇里、县里上访,县、镇两级纪检监察部门均组成调查组核查,将所有账务清理一遍,查不属实。老支书认为是官官相护,仍然坚持每月到镇、县上访。

  由于老支书无休止的上访,没有哪个部门再会把资金、项目向有“问题”的地方倾斜,坝上村民对他颇有意见却又没有办法。今年3月,这个镇推行陪访制,刚当上村级陪访员的张志文便面临这个棘手难题。为此,张志文陪同老支书到镇里纪委,并邀请县纪委,约上被举报者以及所涉及的相关党员、群众一同来到村办公室,面对面逐一对所有款项进行清理、核实,最后老支书心服口服,当即表示不再上访了。

  为使陪访制度形成长效机制,根据县纪委对镇信访工作的考核情况,对各级陪访员严格兑现奖罚,以增强其责任感和积极性。对县直纪检监察机关信访员每年补贴1200元,乡镇信访员每年720元,村级信访员每年120元至240元不等。对经过陪访使上访人反映的问题得到顺利解决的,每一起补助村陪访员5元人民币,同时每天补助上访人5元生活费及往返交通费。对在陪访过程中不负责任,造成越级上访和影响的信访员,扣底补贴并追究责任。

  关岭县纪委副书记杨文彪说,只要村、镇两级陪访员做到守土有责、就地解决,真正需要到镇、县里解决的上访就屈指可数了,陪访随之也不会成为村、镇陪访员和政府部门的负担了。

  陪访是服务亦是监督

  袁化龙说,陪访员关键要摆正位置,他们不是上访人的直接代理人,更不是上访煽动者,不能把自己混同于上访群众。他们既要对上访群众负责,又要对接访部门负责,配合其做好解释和疏导工作,不能一陪了之。

  更为重要的是,陪访员在帮助群众畅通信访渠道的同时,对上访人也是个监督。村陪访员同时也是村民,对问题知根知底,到镇上陪访时当事人也不敢混淆事非;镇陪访员了解后,需陪访到县的,当事人同样得实话实说,有利于职能部门了解和处理问题。

  县纪委副书记杨文彪介绍说,陪访员陪访对接访部门和地方政府也是个监督。现在有了陪防员全程陪访和相应配套考核制度,接访部门接访后不敢再对群众应付了事或不了了之,否则要被追究责任了。

  坡头镇坡头村有一村民反映儿子就业问题,这样的事情要在过去可能根本不会有人过问。如今可谓群众信访无小事,村、镇都得“小题大做”了。村信访员陪同上访人一起反映到镇纪委,镇纪委处理不了,就陪访到县纪委,使问题在约定的时间里得以解决。关索镇大小村一名在贵州大学读书的学生,写信到地方政府反映在镇胜公路征地补偿中,家里与集体为征地款补偿发生争议,且矛盾激化。地方政府接到信件后,责成信访员多方寻找到当事人家庭,及时就反映的问题进行解决。

  五里村村民陈庆珍说,现在有什么事情和邻里矛盾,大家都会主动找到村里的陪访员,能解决的就解决,不能解决的还要他陪访直到解决。不像过去,老百姓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结果是找谁都可以,但谁都“站得拢,走得开”,想管就管,不想管就不管。五里村陪访员、村支书程恩林说,当了陪访员,就有责任和义务去帮助大家解决问题,到镇里陪访发生的费用由村办公经费支出,所以尽量去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实际上大多数问题都是在村里就可以解决。

     
相关文档